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无障碍,不仅仅是残疾人的事儿

  14日下午2点,在北京市政协全会委员驻地大厅,正迈着台阶旋转而上的吴文彦真不愿意拿刘岩来“说事”,但她想说的又不仅仅是刘岩的事。
  吴文彦用手指着地上的台阶,无奈地说,你看,这些普通的台阶对于我们来说走上去很简单,而且驻地和开会的两栋楼从内部连接,现在大冬天外面那么冷,我们吃饭休息开会都不用出门,真的特别方便。片刻后,吴文彦话锋一转,但是刘岩呢,每次一起吃饭后,我们都能从内部廊道走到会议楼去,刘岩却不管刮风下雨都必须出去,从外面绕到会议楼去。
  我和刘岩是好朋友,她没出事之前是,现在更是。”北京市政协委员吴文彦嘴里的刘岩,也是北京市政协委员。
  从台阶一路走下去。“你看一般建筑走廊里灯的开关都很高,还有家里的防盗门,猫眼也是按照成年人的高度设置的。”吴文彦顺手推开洗手间,“再看看洗手池的高度,水龙头的高度。”
  此时,从身边点滴感受无障碍环境建设情况的除了吴文彦,还有辛燕琴委员、薛菡委员、臧铁军委员和林安杰委员。这一行人都因连续几年追踪城市无障碍环境建设问题而聚到一起。随着2022年北京残奥会的临近,越来越多委员加入了无障碍环境的打造,也让这样的“和声”越发引人关注。
  “在调研中,我们发现有的具体点上无障碍设施还可以,但面上还不够衔接、系统和规范,就是‘珍珠’还不能穿成‘项链’。”臧铁军委员的比方生动形象,对于残疾人而言,一旦出行参与社会活动,他所可能涉及到的所有方面,只要在无障碍环境上有一个“点”做的不够,都会让这样的出行望而却步。
  这也是吴文彦一直说到的“人性化和精细化”。“我认为无障碍并不是只针对残疾人,应该是一个对所有人进行无障碍服务的理念”,吴文彦指着自己,又指指记者,“你看就像我们两个戴眼镜的人,我们的视力本身是有障碍的,眼镜才让我们变得无障碍。孩子和老人同样是行为有障碍的人,因此无障碍环境的打造已经不仅仅是为残疾人服务的问题。”
  当记者提及一些无障碍设施的闲置和占用问题时,吴文彦眉头一皱说,就像你可以修一条路,但不能强迫大家走一样。如果真的有一些盲道等无障碍设施常年闲置或者频繁被占用。就该我们反思一下,这些“想当然”按照规划或者规定创建的无障碍设施,对残疾人是否真的方便?是否对正常社会活动产生影响?“这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我们呼吁的是真正设身处地为行为有障碍者考虑的无障碍环境。”
  “现在恰好有一个好时机。”辛燕琴委员提出,当前北京副中心建设就如火如荼,大量工程项目均需新建。她建议在行政副中心建设中,将无障碍设施融入通用设计之中,做到同步设计、同步施工、同步验收,实现整体一致。
  现在是下午时间两点半,当委员们正在为“无障碍环境”出主意想办法的当口,记者刚好发现刘岩委员也正在会议室门口接受采访。她瘦瘦弱弱地坐在轮椅上,声音虽不高却透着坚定。“每次被采访,主题都是残疾人权益问题,有那么多委员和媒体在为残疾人‘发声’,我很感动。”刘岩说,她要做的是为其他同样需要关注的群体去说话,今年她的提案就是关于养老,“谁都会老,我家也有老人,我照顾他们更不方便,所以养老问题也需社会各界的关注和重视。

Copyright 邹城市残疾人联合会 - www.klj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