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多地网约车政策过渡期结束

     近期,广州、深圳、南京等大城市网约车政策陆续结束或即将结束,一些中小城市的政策也将出台。随着身份的明确,那些没有选择合法化的司机,又开始了与执法部门的“猫鼠游戏”。
 
  “现在每天的订单数量基本上稳定了,我每天出车8个小时以上,收入大概300元左右。”北京市一名专车司机赵然(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赵然不是北京户籍,车辆虽然是北京牌照,也符合北京市网约车政策规定的轴距、排量等要求,但他没有去办理网约车司机和车辆的准入证依然能接到订单。
 
  “今年5月北京市网约车政策过渡期结束时,身边的司机走了很多,订单也剧烈下滑,现在慢慢又有回升。”赵然说,“但我不敢在机场、火车站接单,送客人去了之后,宁愿关掉软件空车回来。”
 
  虽然政策令网约车合法化,但高准入门槛下,按照规定办理相关资质的司机只占少部分。近期,广州、深圳、南京等大城市网约车政策陆续结束或即将结束,一些中小城市的政策也将出台。随着身份的明确,那些没有选择合法化的司机,又开始了与执法部门的“猫鼠游戏”。
 
  厦门市执法部门近日向网约车平台开出了一张3万元罚单,意味着对非法营运的监管从司机转向了平台。合规压力之下,网约车平台开始扩展公务包车、商务用车、顺风车等多元化方向。
 
  江西省上饶市近日出台了网约车政策,当地主管部门介绍,目前上饶市中心城区注册网约车数量约3万台,每周活跃车辆约为6000台,平均每天接单数约为3万单。
 
  受网约车等冲击,该市巡游车停运了约1/3,另有约1/3只运营一班(白班或夜班)。巡游车驾驶员日均营业收入由去年约480元/日下降为约350元/日。
 
  在出行市场容量有限、出租车司机群体聚集便利的中小城市,网约车的出现带来了群体关系紧张,从而给地方交通执法带来难题。
 
  今年5月3日,包头市交通局发布公开信称,在该市开展业务的“滴滴出行”“易到”等平台,均未按国家相关规定取得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的经营许可。凡在该市未取得经营许可资质的网约车平台公司,要立即停止在包头城区范围内的经营行为,关闭网约车服务平台。
 
  6月13日,河北省保定市交通局出租汽车管理处也发布通告,开展有奖举报非法网约车活动。通告称,保定市网约车政策尚未出台,没有为任何平台公司、车辆、驾驶员颁发过证件。因此,这些车辆都属于非法营运,一旦被查扣,将按照有关规定从严从重处罚。
 
  厦门市7月1日启动专项行动,查处网络预约平台公司的不规范经营行为。据报道,当天,交通执法部门共查获5辆无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车辆,车辆所属网络平台公司将面临3万元以内的罚款,这也是福建省首次向违规网约车平台公司开出罚单。
 
  这是一波接力的执法行动,厦门市执法部门在今年5月就已对不符合网约车准入条件的车辆开展了专项打击,两个月时间查处了102辆车。
 
  今年5月时,杭州市执法部门也给某网约车平台开出了10张共计5万元的罚单。
 
  “只有查处网约车平台,才是打击‘黑车’非法营运的治本之道,因为那些平台明明知道并故意把单派给了没资质的车。”北京市一名出租车司机说。

Copyright 邹城市残疾人联合会 - www.klj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