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单位介绍 > 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 应该都包容残疾人

  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这一天的设立,旨在促进人们对残疾问题的理解和动员人们支持与维护残疾人的尊严、权利和幸福。
  “每个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都有可能残疾。”挪威设计与建筑中心包容性设计项目的负责人Onny Eikhaug说,她如今所做的工作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关于“包容性设计”。
  包容性设计,又称通用设计,是指那些能够在不做特殊适应调整和特别设计的情况下,最大程度被所有人所使用的产品及环境的设计。
  作为挪威设计与建筑中心包容性设计项目的负责人,Onny Eikhaug与设计、教育、工商界以及政府部门等均保持着紧密合作,共同参与各项知识转移项目和机制。除了策划展览以外,她还常在挪威及世界各地讲学,并且出版了Innovating with people - The Business of Inclusive Design一书。“我们在这本书里用的都是最平实的语言和最生活化的例子。这本书不是设计学专著,它的目的是为了让普通人了解包容性设计,真实地感触到它给世界带来的那些变化。” Onny Eikhaug说。
  “我们希望用这种方式让更多人对包容性设计有一个感性的理解。” Onny Eikhaug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
  产品更好地为每个人服务的设计理念。
  澎湃新闻:通用设计这个概念第一眼看上去很让人困惑,因为我们总是会有这种固有概念,就是一个产品被设计出来,总是有它特定的受众的,它怎么可能通用呢?
  Onny Eikhaug:对。有时候确实很难向别人解释通用设计到底是什么。但是我也举过一个例子,比如你想设计一辆跑车,然后你会下意识地把受众定位为25岁左右的年轻人。之前有一家汽车公司就是这样,后来他们发现销售量一直在下降,他们花了很多钱去做广告,去改善产品的外观等等,他们的销量还是停滞不前。后来他们发现,他们的主体用户应该是25到60岁的人,但是他们之前一系列的市场规划都是针对25岁的人群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和他们的消费者深入交谈过,他们觉得这跟他们没关系,所以他们才会亏本。这个时候他们开始做出改变,才开始了解更多样化的消费者群体。
  澎湃新闻:如何对某个设计的适用群体进行调查?
  Onny Eikhaug:我觉得应该找对立的群体。比如你可以调查一个女孩,一个成年男性,一个成年女性,或许还可以有一个同性恋,总之就是一些完全不同的个体,甚至是一些拒绝使用你的产品的人。那些一定不会使用你的产品的人,他们也能给出很多意见。
  像窗户制造商就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我们知道窗户需要有实用性,但是同时也要有安全性,那也许我们可以和小偷们谈谈。这是一个极端的用户,他们可能会挑战你的产品的安全度。
  澎湃新闻:包容性设计最初被认为是高投入的一种设计方式,从前期个性化的调研到制作过程中对工序和材料的严格挑选都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因此很多公司觉得这种理念只适合某些公共设施建设,却不能投入商业生产领域,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Onny Eikhaug:这是人们对这个理念最大的误区。事实上,为一个特殊群体开发一项新技术的花费要远远大于包容性设计所做的那些个性化调查的花费。包容性设计实际上是通过以人为本的调查方式,最大程度利用现有资源。一个好的包容性产品一定是可持续的。
  另外,传统的产品受众有限,而包容性产品几乎对每一个人都适用,这样它的消费者就在无形中扩大了好几倍。大家往往觉得可持续和商业价值总是互相抵触,可是包容性设计则告诉我们,可持续恰恰是商业价值最根本的保证。
  包容性设计告诉我们,其实每个人都有可能“残疾”
  澎湃新闻:简要概括一下这个理念的由来,是挪威本土的设计理念还是一个世界性的理念?
  Onny Eikhaug:它不是挪威本土的理念。它其实起源于一系列的国际运动,而这些运动通常是与残疾人群体有关的,比如1990年的美国残疾人法案(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 of 1990),推动这个法案实施的其实是那些越战老兵。因为他们意识到,从战争回来后,他们已经不能适应周围的环境了,所以他们决定做些改变,然后就有了这个法案。
  很多残疾人组织都在为创造一个包容性的社会而不断奋斗,因为他们亲身经历了这些现实生活中的不便。“通用设计”这个理念就起源于这些运动。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在人生的某个时间段都是残疾的。所以这个理念不只是关于特殊群体的,它和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澎湃新闻:能不能结合事例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每个人在人生某个阶段都是残疾”的呢?
  Onny Eikhaug:比如我今年夏天把手划伤了,我就残疾了。但这是暂时的(temporary)。我做了手术,我的这只手现在还不能提重物,不能拧瓶盖,不能触摸小动物,我就突然残疾了。每个人过了40岁都会有视觉障碍,这也是一种残疾。就像我说过的,还有很多残疾是不可见的。怀孕人会有行动障碍。这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残疾”,但是你会被很多产品和环境排斥出去(inclusive)。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场景性的(situational)残疾。比如说我们有一个临时售票机,它如果太高了,很多小孩子就根本够不到。
  澎湃新闻:也就是说包容性设计理念实际上模糊了所谓的残疾和正常之间的界限?
  Onny Eikhaug:对。以前,大家想到残疾,往往想到的是残缺和伤病等;但是事实上“残疾”其实应当被更广泛性地理解为人与他人、环境和科技产品交互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不同程度不同种类的能力缺失。包容性设计正是考虑人类的多样性、交互环境的复杂性、认知功能缺失的不同场景,并最终帮助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包容性设计在中国的发展情况?
  Onny Eikhaug:我想到了很多困难,比如法律支持、中国人的接受度等等,但是这些都不是让我们停下来的借口。中国在今后的发展中会遇到和挪威、英国、美国一样的问题,它也会有老年人口、社会也会更加多元化,那么怎样促进平等,怎样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社会生活中来,这就是包容性设计的意义。比如说我在北京市区里就没有看到很多老年人,这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市区的各种设施对他们来说还不够方便呢?我们需要一个开始,这并不是很困难的事。开始就是最好的改变了。
  部分包容性设计成果展示:
  当奥斯陆一个古老的人造黄油工厂倒闭之后,设计师参与改造设计为一个可容纳500名不同年龄儿童的幼儿园。建筑大楼里广泛使用橡胶材料,不仅可防止孩子因坠落受伤,也可覆盖并软化地板表面,同时使大楼变得五颜六色。除了作为一个幼儿园,在孩子们放学之后,室外区域也成了大家休闲娱乐的公园。
  制造商哈当厄尔设计的一套无须区别对待正常人和残疾人的餐具系列。他们将儿童和以特殊方式吃饭的人也纳入其中。它的空心手柄轻巧易握,并包含不同握柄。
  斯堪迪克奥斯陆机场酒店是一家现代化的酒店,它有很多设计细节体现了设计的包容性。

Copyright 邹城市残疾人联合会 - www.kljhh.com